产品展示

玩具出口企业创新提高产品附加值

人民币连续升值,出口企业微薄的利润正消失殆尽。

每天用手机查看人民币汇率的最新信息已经成为了王振明的日常功课。这个做了10年加工贸易的服装企业老总,如今每天心都是悬在汇率上的。

“对做外贸的企业来说,汇率的变化直接关系到产品的出口和订单。”王振明说。

连续第九个交易日上涨、连续第八天创历史新高,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仍在继续“发飙”。9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再次一口气急升113个基点,报6.6997,一举冲破6.7关口,进入“6.6"时代。

从事鞋业加工的虎门天意童鞋制造厂经理沈路十分理解王振明的心情。他告诉《华夏时报》笔者,每年在虎门镇单外销皮鞋就将近1000万双,主要从事外贸订单生产的工人达30多万,人民币升值对于他们的影响可见有多大。而且大部分出口企业能承受的人民币升值空间也就3%左右,3%的升值幅度会让他们的盈利能力下降约50%。

一份权威报告显示,7成以上出口企业能承受的人民币升值幅度在4%以下。

笔者了解到,在刀尖上舞蹈的外贸企业,如今无暇理会中美之间精彩的“汇率战”,他们忙着的是怎么去规避人民币汇率风险。而普遍可能被使用的是:推迟交付订单和提价。

与汇率赛跑

“不要叫我老板,如果人民币再这样一路升值下去,我还不如一名普通工人。”王振明颇为无奈地对笔者说。

报价与汇率赛跑,王振明仿佛又回到了2008年。

“那一年人民币升值突破7元大关,并且连创汇改以来的新高,我们每天压力都非常大。价格高了,客户承受不了,订单就流失;报低了,公司又损失大。”

外贸企业每笔订单大致要经过这样几个流程:首先与国外客户洽谈,确认价格、交付等条件,然后将订单交工厂生产,最后交付产品时才能收钱。一般这个周期最少也要2个月,这个期间如果汇率出现变化,损失是很严重的。

以一个100万美元的订单为例,如果签合同时,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为1:6.8,2个月后,汇率为1:6.6,差价0.2元人民币,但利润就一下子减少了20万人民币。而这样一笔订单,其总利润也不过三四十万人民币左右。

据了解,在东莞因为报价没有跑过人民币汇率,最终导致破产倒闭的企业比比皆是。一般大型工厂抗风险能力还要强一点,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中小型企业来说,汇率好比悬在头上的一把刀,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最近有一份沉甸甸的报告,主要内容是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影响的调研。总样本数为1900个,包括十多个省市的出口型企业。

报告显示,大多数出口企业所能承受的人民币升值幅度是2%以下,这部分企业占全部样本总数的39.7%,能承受人民币升值2%-4%的企业占33.8%,能承受升值4%-5%的企业占19.1%。

据悉,我国中小型出口企业的利润率并不高,尤其是纺织、服装、鞋、帽等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有84.07%的出口企业利润率集中在5%以内。

王振明希望到10月份举行秋季广交会接单高峰期时,汇率都能尽量保持稳定。但是如今好似脱缰野马的汇率,还是让他感到心里慌慌的。

如何规避风险

应对汇率变化,出口企业行动得比谁都积极。目前看得见摸得着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在时间上做文章,二是在价格上做文章。

推迟交付订单是目前企业采取的最简单普遍的方法。

温州嘉誉皮鞋出口企业总经理李嘉告诉笔者,上个月企业刚与一个美国客户签了一批订单,3个月内交付。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9月13日起人民币开始不断升值,现在如果马上交货的话,企业可能分文不挣,无奈公司就一直拖着,希望等到人民币汇率有所回落时。

虽然推迟交货可能解眼下燃眉之急,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人民币继续保持升值,那么企业越等也就意味着赔得越多。

如果不想“等死”,企业还有一条出路,那就是提价。身处国际代工链条的末端,挤在层层压榨之下,提价谈何容易,但想不赔钱就必须提。

温州市五金商会秘书长李国荣表示,对于人民币的快速升值,企业的应对措施与其规模有关系,大企业会有具体预案,而小企业则很被动,只能“随行就市”。

他介绍,出口企业对于多年合作的老客户,如果需要大批量的订单,可按原先的价格,发挥规模效应可以相对压低原材料的采购成本。而假如只是需要一两千件的小订单,则提价5%左右。另外,尽量向老客户推荐新研发的产品,对于新款价格提到10%左右,欧美客户也还是能接受。但是对于新客户,则一律提价。

汕头澄海玩具出口企业总经理黄春则采取了一种“创新”提价的方式。他告诉笔者说,一款出口美国的电动玩具车,利润还不到1元钱,但是当他在同一款玩具车上面加了一个活动开关按钮之后,成本并没有增加多少,但是价格就涨了10%,最重要的是这是外商完全可以接受的。

倒逼企业转型

人民币升值暴露了中国出口企业低成本竞争优势的丧失,但是也倒逼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出口企业去提升创新能力,提高产品附加值。

国家信息中心研究院刘丽对本报笔者表示,新一轮的人民币升值虽然有可能是渐进过程,但似乎对企业的发展来说更为可怕:企业也许察觉不出痛苦之处,但当企业想转型时,已经失去了机会。“温水煮青蛙”的讲法正是缘自于此。

因此,对于出口型企业而言,未来如何通过提高产品含金量来提高利润空间将是重点课题,出口产品的升级换代非常重要。

深圳大型玩具制造厂宝德的厂长薛小伟告诉笔者,他们的应对之策,一是提升附加值,企业集中生产科技含量较高的声控、电动等高档电子玩具,减少竞争对手;二是降低成本,在印度、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进行制造外包。10月份广交会就要开幕了,他们企业决定将一批科技含量较高的玩具带到广交会上去参展,希望能够吸引外商。

在转型升级方面,广东省率先行动。数据显示,外贸大省广东在上半年外贸增长远低于长三角等地。外贸增速放缓影响了广东GDP的增长,上半年广东GDP增长12.7%,低于外贸发达的浙江等省。主要原因就是广东近年一直坚持经济转型,低端加工型贸易企业的数量和贸易量在削减。

广东省外经贸厅副厅长郑建荣表示,人民币升值将直接减少企业的出口收汇。“从广东来看,我们有一个测算,人民币当年累计升值如果达到3%的话,外贸出口的收汇就会减少200亿元人民币,意味着企业的利润就要减少200亿元。”

他建议,企业要加快自身的转型升级,提高产品的竞争力,提高价格的话语权。同时,利用好当前一些规避汇率风险的金融工具,进行结算时委托金融机构进行远期收汇,进行掉期交易、套期交易,规避汇率风险。

返回上一页